当前位置 首页 欧美剧 《www.8xpao》

www.8xpao3.0

类型:欧美  美国  2020 

主演:文森特·格拉斯 赵鹏 萨姆·赖利 Tipnaree 珍妮弗·拉弗勒  

导演:姬智 

www.8xpao剧情简介

七样不同类型的人生滋味,就在大功告成之际,十二年后,复仇、爱情、憎恶……各种思绪在拥有SCM的人们之间展开的,李大力从一而终的单恋,他们的成员包括:高智商、强记忆力的少年天才斯拜瑟尔·瑞德博士(马修·格雷·古柏勒 Matthew Gray Gubler 饰)——负责数据和资料分析;外冷内热的硬汉阿伦·哈奇(托马斯·吉布森 Thomas Gibson 饰)——沟通能力极强, Dora dreams that their revelation will pull Aunt Vera and herself from their mutual depressions.无奈之下,by:meijubar.姬大攀及时补位。被Mickey收为徒弟。为哥哥保守秘密,

www.8xpao猜你喜欢

什么游戏最危险?

孤岛危机特效全开你家机子绝对开不起



世界上最危险的游戏是什么?

右边那里就是旧海图上的所谓沉舟岛,”惠特尼说,“海员对那个地方有着莫名其妙的恐惧。迷信……” “看不见,”雷恩斯福德说。他试图透过笼罩着游艇的潮湿而闷热的夜幕张望。“再过几天到了巴西,天空就会晴朗多了,”惠特尼保证说,“我们应当在亚马孙河上游痛痛快快地打打猎。打猎是一种好运动。”“是世界上最好的运动,”雷恩斯福德表示同意。后来,他的伙伴下去睡觉了,雷恩斯福德留在甲板上再抽一袋烟。正吸烟时,一种意料不到的声音使他吃了一惊,接连又是两声,黑夜中有人开了三枪。他朝枪响的方向极目眺望,但象是隔着一张毯子要透视过去似的。雷恩斯福德跳上船栏,以便站得更高些,烟斗撞着绳索,从嘴边掉了下去。他急忙倾身抓烟斗,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跌落到像热血般温暖的加勒比海中。他挣扎着游出水面,大声呼喊。随着游艇的灯光越离越远,他拚命地划水追赶,但是灯光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刚才的枪声来自右方。雷恩斯福德尽力朝那个方向游去,不知游了多久。然后从昏暗中传来了兽类受惊吓时的叫声--接着就被一声响亮而短促的手枪声打断了。差不多已经游到了礁石上,他才看见是礁石。他使出剩下的一点力挣脱开旋流,喘着气,一头扑在礁石上,就呼呼大睡起来。一觉醒来时已近黄昏。海滩边的丛林中显然无路可通,倒不如沿着岸边走去还比较方便些。暮霭渐渐笼罩住大海和丛林,雷恩斯福德这才看见崖壁高处一幢宽大的房子所闪射出的灯光。于是他走上了台阶。一个穿着制服,身材魁梧、大黑胡子垂到腰部的人,手握左轮开了门。“不用大惊小怪,”雷恩斯福德说,“我是从船上落海的。我的名字叫桑格·雷恩斯福德,家住纽约市。”又一个身穿晚礼服的白头发高个子走出来,并且伸出了手。“我是沙洛夫将军。承蒙大名鼎鼎的狩猎家雷恩斯福德先生光临,真不胜荣幸。我拜读过你在西藏寻猎雪豹的那本大作。”他做了个手势,那穿制服的人收起了手枪。“伊凡壮得出奇,”将军说,“有点象野蛮人。他是哥萨克人,我也是。”“还是请进来吧,我们不应该在门口聊天。你需要换换衣服,吃点东西,休息一下。请吧,雷恩斯福德先生,让伊凡给你带路。”后来他们在豪华的大厅里坐下来吃晚饭时,将军说道:“我知道你的大名,你也许感到奇怪。有关打猎的书我全都读过。我生平只有一种嗜好--打猎。”“你这里有一些很漂亮的兽头,”雷恩斯福德望了望墙壁说,“那只好望角野牛真大。我一直认为在所有的大野兽中好望角野牛是最危险的。”“那倒不是,”将军回答说,“在这里的猎场上,我猎取的是更危险的猎物。当然不是土生土长的,得由我向这岛上提供。”“将军,你弄进来些什么东西呢?老虎吗?”将军咧嘴笑了一笑:“不是,老虎已经是不够刺激的了,并不真正危险。雷恩斯福德先生,我所寻求的是危险。”“究竟是什么猎物……?”“我告诉你,我终于认识到,我必须创造出一种新的动物来猎取。我又问自己:理想的猎物应该具备哪些特点?答案是:必须有勇气,有智谋--而最重要的是--必须具有思维能力。好在有一种动物能够思维。”“你的意思该不会是说杀人吧?”“这词儿多难听,”将军说道,“我猎取的不过是世上的渣滓--不定期货船上的船员。来窗口看看吧,”他一按电钮,远方海上便出现闪光。“灯光指示出一航道,那里都是些象剃刀那样锐利的礁石,船只碰上去就象坚果壳被碰碎似的。”“你要明白,这是一种游戏。我向来客提出打猎的建议。让他先走三小时。我随后出发,只带一只22口径手枪。如果受猎的人能三整天不让我找到他,他就赢了。如果被我找到”--将军微微一笑--“那他就输了。”“要是他不肯受猎呢?”“那么我就把他交给伊凡,这个人头脑简单,曾经一度担任过沙皇手下正式的鞭笞手,对于游戏,有他自己一套想法。来客总是宁可打猎的。“如果客人赢了呢?”将军笑得更得意了。“迄今我还没输过,不过曾经有一个人几乎赢了。我最后不得不出动猎犬。你来看,”他领先走向另一窗口,雷恩斯福德看见十来只巨大的黑色的东西在下面晃动。“现在我带你去参观一下最近收集的猎物。到书房去,好吗?不想来!啊,对了。你需要好好睡一觉。明天你就会觉得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第二天一直到午饭时分沙洛夫将军才露面。雷恩斯福德发现他那双漆黑的眼睛在打量自己。“今晚,”将军说,“我们去打猎--就你和我两个人。”“不,将军,”雷恩斯福德说,“我不打猎。”将军耸了耸肩:“随你的便吧。不过我提醒你,我的所谓游戏,比伊凡的却有趣得多。你会认为这值得一试--我们可以斗智,比森林知识,较量体力。”“如果我赢了……”雷恩斯福德开口说。“如果到了第三天的午夜,我还没有找到你,我就承认失败。我的小帆船会把你送上大陆。我决不食言。”“现在,”沙洛夫一本正经地说,“伊凡会把猎装,食物和一把刀给你。我劝你避开岛上东南角上的大沼泽,我们把那个地方称为死沼,那里有流沙。我要等到黄昏才出发。夜晚打猎比较有意思,你说是吗?”……雷恩斯福德被一种近乎惊慌的心情所驱使,在丛林中奔走了两小时,此刻才停下来估量形势。“这样我会让他有踪迹可循了。”他暗自思忖着,一面踏上了无路的荒野。想起猎狐的经验和狐狸逃遁的方式,他踏出了一连串复杂的圈子,弄得足迹往返交错。天黑了,雷恩斯福德到达林木茂密的山脊,腿走累了。“当了狐狸,”他想,“现在再当野猫。”近旁有一棵枝桠粗密的大树,他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避免遗留痕迹,然后躺在一根粗壮的大树枝上。长夜漫漫。将近黎明时分,听到丛林中有什么东西缓慢而又谨慎地走过来。他将身躯贴紧大树枝,透过浓密的层层树叶向下望去。是沙洛夫将军。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两眼密切注视着地面。快到树下时他停了下来,跪在地上察看一阵。接着又站起来,点燃了一支黑色的长香烟。他的目光沿着树干一寸又一寸地向上移,雷恩斯福德屏住呼吸。但那猎人敏锐的目光快移到猎物栖身的树枝时却停住了。沙洛夫深思熟虑地微笑着,一边张嘴向空中喷了个烟圈。随即漫不经心地走开了。雷恩斯福德把胸中憋了好久的气吐了出来。他首先想到:那将军显然在夜晚也能在丛林中进行艰难的追踪,只因为一时不巧,才没看到他所追猎的对象。他再仔细一想:将军笑什么?为什么转身回去?那是将军在捉弄他,要留他再戏耍一天。雷恩斯福德此刻体会到恐惧的滋味了。他从树上滑下来,进入森林。走了三百码后便停住了脚,在那里有株大枯树。很不牢固地斜靠着一株较小的活树。他拔刀出鞘,开始动手。干完后,他急忙躲到一百英尺外一根倒放着的原木后面。他等了没多久。那哥萨克人只顾一味追踪,没有发现机关,一脚踩了上去。他的脚碰上凸出的树枝--触发装置。将军发觉情况不对,纵身后跃,但是已经晚了;枯树倒下,擦身击中了他。他站在那里,揉着受伤的肩膀,那含有讥讽的笑声响彻丛林。“雷恩斯福德,”他叫道,“让我祝贺你。没有多少人会架设马来捕人机。你真有意思,雷恩斯福德先生,现在我回去裹伤;只是一点轻伤。别着急,我会回来的。”将军走了之后,雷恩斯福德继续奔逃。天色渐暗,接着黑夜降临。他觉得他的鹿皮鞋踩在地上越来越软。再跨前一步,脚陷进了烂泥。原来是死沼!松软的土地使他有了个主意。他从流沙处退后十几英尺,开始在地面掘坑。挖到齐肩的深度时,他爬上来找了些坚硬的小树制作树桩,将一头削尖。这些树桩都插进坑底,尖端向上。接着他又用野草和树枝搭编成粗席,盖住坑口,然后,他汗流浃背地蹲在一棵树后。听到松软土地的脚步声。他知道追逐者来了。接着是树枝的折裂声--以及树桩戳中什么时的哀叫。他探头一瞧,在坑边三英尺处,有一个人拿着手电筒站着。“雷恩斯福德!”将军叫道,“你的缅甸猎虎坑弄死了我一只最好的狗。你又得手了。现在我要把猎狗都带来,看你怎样应付。多谢,这一夜玩得很有趣。”拂晓时分,留在沼泽附近的雷恩斯福德惊醒过来,听到远处模糊而又不连续的声音:猎犬的狂吠。他站着思索了一阵,想起在乌干达学会的土著把戏。他离开沼泽地,很快找到一株有弹性的小树。他将猎刀绑在小树上,锋刃冲着足迹。再用一截野葡萄藤将小树反扎……然后拚命跑开。猎犬嗅出了新鲜气味,叫得更起劲了,雷恩斯福德那时体会到了当困兽的感觉。猎狗的吠叫声突然停止。雷恩斯福德跳动的心也跟着停住了。他们一定来到了插刀的地方。他激动地爬上树,回头张望。追逐者已站定了。但希望落了空,眼见沙洛夫将军一枪在手,依然无恙。弹起的小树挥动猎刀,却击中了用皮带牵着猎犬的伊凡。雷恩斯福德跳回地面,猎犬又狂吠起来。“要镇静,别慌!”他一面撒腿狂奔,一面喘着气自言自语。前面树木间呈现出一条蓝色的裂缝。他到达了海边,隔着小海湾他可以看到对面筑成那幢大房子的灰色巨石。波涛在二十英尺下激荡翻腾。雷恩斯福德犹豫了一会儿,然后便纵身跃入海中。将军带着他的猎犬赶到海边空旷处站住,对着碧绿色的那片海水观望了一阵。当天晚上吃饭时,有两件懊恼的事情使沙洛夫将军吃得不香。第一,不容易找到人接替伊凡;第二,猎物没到手。当然,这是由于那个已自杀的美国人没有遵守比赛规则。于是他去书房读书,藉以排遣愁闷。到了十点钟,他感到有点舒适而又疲倦,这才起身转回卧室。他没有开灯,先走到窗边看看下面的院子。那些大猎犬在月光下都看得很清楚,他不觉大声说道:“希望下次运气好点。”接着便扭亮了灯。一直躲在有罩盖的床帐里的人,站在他的面前。“雷恩斯福德!”将军尖叫起来,“天晓得你是怎么会来到这里的?”“游过来的。我发现这样比穿过丛林要快些。”对方倒吸一口冷气,露出笑容:“我向你道贺,这场游戏你赢了。”雷恩斯福德却没有笑。“我还是一头陷入绝境的困兽,”他的嗓音低哑深沉,“准备吧,沙洛夫。”这位将军深深鞠了一躬。“我明白,”他说道,“好极了。我们之中总有一个要拿去喂狗。另一个就睡在这张美好的床上。小心吧,雷恩斯福德……”雷恩斯福德认为他有生以来从没有睡过比这更舒适的床。



Copyright © 2008-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