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日韩剧《江户小姐 爱在令和 番外》

江户小姐 爱在令和 番外4.0

类型:日本剧 日本 日本 2021 

主演:冈田结实 叶山奖之 田中直树 吉谷彩子 前田公辉 山口麻友 森田甘路  

导演:汐口武史 菊川诚 朝比奈陽子 

剧情简介

《江户小姐 爱在令和 番外》 - 江户小姐 爱在令和 番外篇 电视剧该作品以江户基里的漫画“江户莫伊塞尔”为基础,是一部爱情喜剧,描绘了江户时代到今天的薰香。

猜你喜欢

求别墅迷情番外(只要番外)

番外篇--(上)我大力地喘了口气,身体疲倦地瘫在沙发座椅上,从白色的大褂中掏出一包香烟和打火机。「呼......」深深吸了口咽,浑身舒坦了许多。虽然不能在病人面前抽烟,但是每当自己在这个休息室里独处的时候,总是借着那兰灰色的烟雾来麻醉、放松自己,尤其是一场手术之后。「你没事吧!」突然休息室的木门被打开,同僚兼好友多德映入了眼帘,他望了望我,询问道。「没事!」熄灭了手中的烟蒂,我总是无法在其他人面前安然地抽着烟。「这次手术还算成功。」他一边洗着手,一边对我说道。「嗯!」我点了点头,「不过病人恐怕还没有度过危险期,接下来的日子就要看他自己了。」一大早我就被医院的呼叫机从睡梦中唤醒,紧接着就开车赶到了医院。以往有些冷清的医院此时此刻人满为患。「又是一起凶杀案!」望着眼前浑身沾满鲜血的躯体,我心里暗自思忖着。致命伤是左胸的枪伤,离心脏不远,而且子弹似乎还留在体内。至于肩膀处的刀上虽然不足以致命,可是所造成的大出血也是不容小视的。「把病人送入手术室!」我大喊着,因为病人是一刻也不能耽误的啊!一切忙碌而又井井有条地进行着,直至晌午。「沙伦?」在眼前晃动的手掌以及熟悉的嗓音打断了我的思绪。「你还在啊?!」我略微皱了皱眉头,推掉了他那不停在视野内乱晃的手掌。「你啊!工作别太累了。叫了你几声都没有听见。」如同往常那样他搔了搔我的头,关切的口吻始终如一。「罗嗦!」我总是对他的关心嗤之以鼻。我忽略了他别有他意的叹息,将视线转向了窗外不再看他,直到耳畔响起关门的响声。「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我喃喃自语着,渐渐地沉入了梦乡。手中拿着记录单慢慢地朝特别看护室走去。「图斯坦特·布莱尔·冯·德罗......」我念着表格上略显冗长的名字,似乎病人颇有些来历。「咦?」在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一个纤细的背影出现在我的眼帘。白色的病服,削瘦的肩膀,还有那略过脖颈的黑色发丝,都透露着一种中性的美感和媚惑,然而上着石膏的脚踝以及那竖立在他身体两侧的拐杖却异常的刺目。他正透过看护室前的大玻璃窗注视着里面的动静。「唔......」我摇了摇头,企图把在脑海中盘旋的古怪念头抛弃,「他不但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病人啊!」我暗自提醒着自己。「咳、咳~」我先发出了声音。对方回过了头,清秀的脸孔上布满了紫红色的淤痕,有的甚至还带着血痕,这明显是遭人殴打后遗留下来的「罪证」。「医生......」他望了望我,如果不是他的口型告诉我他在说什么,否则真的是很难听见他那微弱的声音。黑色的大眼睛凝视着我,那急切而又悲哀的眼神宛如两道利剑刺入我的心脏,胸口不禁抽疼起来。「你是......」我无法忽略他的存在,「布莱尔先生什么人?」他的眼神在冥冥之中诉说着什么。「我是他......」他顿了顿,歪着脑袋思索了一番,似乎在寻找着词语表达他内心的言语,「他的......恋人。」我没有惊讶,好像一切都是预料中的事情,同时也没有意识到同性情人之间的怪异感,即使是在如今的年代,同性之爱始终被人们所唾弃。「是嘛!」我点了点头。「他、他怎么样?」焦虑浮现在他的容颜上。「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我陈述着事实,「他命大,子弹离他的心脏只有两厘米,不过......」我若有所思地观察着他的表情。「什么?!」担忧再次浮现。「失血过多造成脑部缺氧,以至于损伤到了脑组织。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他的运气了。」事实往往残酷而又冰冷。「是这样啊!」他暗自低喃着,白皙而又充满骨感的手指紧紧地抓着上衣的胸襟,似乎唯有如此才能够抑制住椎心的刺痛,逐渐惨白的脸颊将紫红色的淤痕更为醒目。他再次望了眼躺在病床上的图斯坦特。「我什么时候能进去看他?」目不转睛地望着,他接着问道。「估计现在还不能吧!」我转身打开了看护室的房门,迈着步子走了进去。「医生。」早已准备妥当的护士小姐在看护室内等待着我。我走到病床前,望向躺着的庞大躯体,在在我眼中他犹如已经死去的尸体。按照惯例我替他做了检查,询问了护士小姐关于病人的情况,然而那玻璃窗外两道灼热的视线却无法不去在意。他始终站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早点醒过来吧!」我望着处于昏睡之中的病人--深褐色的头发覆盖在略显苍白的额前,硬挺的五官透露着智慧的光晕。这是我从医以来第一次这样关心一位病人。繁重的工作,痛苦的哭泣,还有那在眼前宛如游戏般穿梭着生与死的交替,这些都让我对死亡产生了麻木。瘦弱的身躯依旧伫立在那里,似乎永不知疲倦地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活死人。「过几天我会想办法让你进去看他。」我不知道为什么在离开看护室的时候要对他说这些,可是当那呈现在脸上的甜美笑容却让人震撼。「谢谢!」那笑容中透露着一丝丝的哀鸣,纤细的手指紧紧贴着自己身前那巨大玻璃窗。我懦弱地逃走了,宛如惊惶失措的孩童。慌乱的脚步声在夜晚那寂静的走廊上回荡,空洞而又哀凉。(中)流言蜚语总是无孔不入,即使是在救死扶伤的医院之内也是如此。关于那神秘病人的传说骇人听闻,医院天天都要抵挡住外界的干扰,尤其是那些蜂拥而至的媒体。一个是英国贵族兼富豪--图斯坦特·布莱尔·冯·德罗,而另一个则是年轻有为的知名作家--裘德·杨,他们之间的关系不仅暧昧叵测,而且他们还同时卷入一场警齤察绑架人质并故意伤人而后又畏罪自杀的案件之中。这其中的每一件都足以让媒体从中炒作,又更何况是当所有的炒作元素通通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如果不是图斯坦特那身后的庞大背景,这件足以震撼全美国的案件决不会是以几张大报的头版头条而终结。「怎么了?」多德手拿着一杯咖啡向我走来,脸上始终挂着亲切的微笑。「没什么!」我揉捏了一下紧锁的眉头,以此来赶走疲劳和心烦,「那个裘德·杨怎么样?」当我知道那个美籍华人就是裘德·杨,而且非常凑巧的是,多德就是他的主治医生,便很早就想来询问他的情况了。「咦?怎么?我们伟大而又冷酷的沙伦医生开始关心其他医生的病人啦?」口吻中略带嘲讽--这也就是我不愿询问他的原因。「我只是好奇罢了!」我朝他翻了翻白眼。「他还行吧!那个警齤察也真够狠心的,活活把他的脚踝给弄折了,而且身上和脸上都被打的遍体鳞伤,惨不忍睹。」说着说着,多德的正义感似乎被唤醒了一般,蓝色的眼眸跳动着红色的怒火。「是这样啊!」我脑海中闪现着每天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地走向看护室,静静地观望着图斯坦特的病情。没有言语,更没有回应,一天天地等待着奇迹的发生。「沙伦,你没事吧?」又是那刺目的眼神,充满了关切和一丝异样的闪烁--那是我不曾一次所回避的东西。「啊,你替我告诉他一声,晚上我会安排他和图斯坦特见一面。」我突然想实现自己当初向杨所许下的诺言,想让他能够真真切切地望一眼依旧沉睡着的图斯坦特。「好。」多德笑着迎合着。「我先走了!」我一口喝干自己杯子里的咖啡,穿上白大褂离开了休息室。我再次懦弱地逃走了,但是那身后的灼热目光却始终追随着我离去的背影而不曾移动,直至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夜幕降临,然而医院内却灯火通明。依旧是我值班。慢慢地在长廊上走着。今天夜晚的医院格外宁静,白晃晃的灯光微微有些让人晕眩。依旧是那幕熟悉的场景。白色的背影宛如镶嵌在巨大玻璃内的白玉。「医生!」沙哑中略带低沉的嗓音如同大提琴所奏出的悦耳和弦,脸上的淤痕也渐渐变淡,只剩下浅粉色的红印,然而唯有那双犹如深潭的双眸却始终迷朦着一层阴影而看不真切。我朝他挥了挥手,示意他跟着我进来。「进来吧!」我推开特别看护室的木门--那道沉重的大门宛如银河般阻挠着这对恋人的相会,我轻声低唤着他。他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地朝我这里走来。修长的手臂似乎无法支撑住全身的力量,而微微有些颤抖。是激动又或是悲伤?我在病床前等待着,望着他因为兴奋而瑟瑟发抖的嘴唇以及那在昏暗的室内灯光折射下闪烁的双眸--像星星般明亮的眼睛,像水面般波光粼粼。他困难地来到了床头,视线始终围绕着病床上的躯体而不曾离开。「我可以碰他吗?」祈求的神情无法让人拒绝。「嗯,可以。不过小心他身上的管子。」我点了点头,顺便还不忘提醒了一句。纤细的手指颤抖着抚上了图斯坦特的脸颊,细腻的指腹轻轻地游移着--是一种抚摸更是一种膜拜。四周静得可怕,唯有那「嘟嘟」响着的仪器声。手指顺着脸颊抚摸着他的下颚,紧接着抚上对方那明亮的额头,划过细长的睫毛,轻柔地抚弄着依旧闭着的双眼。指腹在此停留驻足,似乎他想透过低垂着的眼皮感受到对方依旧跳动着的心脏,窥伺到他那依旧沉睡着的灵魂。「为什么你还不醒来呢?」喃喃地责问着,口吻中泛着苦涩的悲鸣。手指滑过病人高挺的鼻梁,轻拂着他毫无血色的嘴唇。「你答应过我,不会让我一个人的......」沙哑的声音哽咽着而无法出声,痛苦的呜咽让人心酸,「图斯坦特......」喃喃地唤着他的名字,即使他无法听见,即使他无法看见,即使他无法醒来。「我说过,假如你死了,即使我下地狱都会拉着你的......」他依旧喃喃自语。瘦弱的肩膀瑟瑟发抖,宛如秋风中的落叶。「不要抛下我......一个人!」杨他哭了,那是种没有抽噎的哭声,那是种没有喊叫的哭声,他只是落着眼泪,然而却比所有的哭泣都更为悲恸。那一滴一滴的泪水,像水晶般透亮而又清澈,落在图斯坦特的脸上,落在床单上,泛起美丽的水晕--那是种苍凉的美。「哐啷~」拐杖随着坠地,响起清脆的敲击声。杨两只手支撑着床面,慢慢靠近图斯坦特。「我......爱......你......」杨俯下身体,异常白皙的手指再次抚上图斯坦特的嘴唇,来回地游移着,痴痴地低念着宛如咒语般的誓言,「我从未有像现在这样的爱你。」那撕裂心扉的感情让人心痛。他鲜红色的唇瓣降落在对方的嘴角。「快点醒来吧!」他紧贴着图斯坦特的耳畔,「我不会让你睡太久的。」心头宛如被刀割一般。那弥散在空气中的悲凉让人窒息,那渗入骨髓的痛楚让人晕眩,那化入床单中的泪水让人无法把握--就如同那未知的命运。我不知道我们是何时离开看护室,我只知道我扶着裘德·杨回到了他的普通病房,然而那滴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却嵌入了我的内心深处而无法磨灭,那温柔的亲吻、深情的低唤以及那充满泪水的双眸都宛如一把钢刀在我的脑海中刻下永恒的伤口。从那天之后,每个晚上我都会让杨去看护室看望图斯坦特,有时甚至是白天我都同意杨留在那里。渐渐地,杨在看护室所待的时间远远超过他在自己病房所停留的时间。每时每刻杨都坐在床前的凳子上,静静地望着图斯坦特的脸孔,有时甚至会对着他自言自语。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杨已经达到了痴狂的地步,可是唯有我了解那是多么的刻骨铭心。(下)我为了能让图斯坦特能够早日清醒过来,几乎废寝忘食地寻找着方法,直至在一次次地绝望中重新寻找着新的希望。已经快两个月了,天气也渐渐转凉,不知不觉中已经进入深秋了。裘德·杨骨折的脚踝已经基本无大碍了,只是石膏依旧束缚着他的行动。至于脸上的淤痕早已退去,原本精制小巧的脸蛋略显清癯,原本白皙的皮肤透露着一种病态的惨白而毫无生机,但却让他更为得楚楚动人。虽然不应该这样形容一个男子,更何况是一个成年男子,可是那种亚洲人所特有的纤细之美总是泛着中性的光环,微微过肩的乌黑发丝让它的主人像风中的精灵那样轻盈而又飘渺。透过休息室的窗户望着窗外那秋意正浓的世界,目光却始终无法离开那抹白色的倩影--那拄着拐杖在落叶飘飘的世界里艰难地散着步。杨很少在露天里活动,他的生活完全被图斯坦特所占据着,似乎他是为了图斯坦特而苟延残喘在这个寂寞的世界上。「沙伦。」多德叫着我的名字。「怎么?」我转移了视线,望着多德简短地回答道。「你已经为了那个病人做得够多的了,难道还要赔上自己的健康吗?」口吻中微微有些愠怒。他在生气,气我没有好好照顾到自己的身体。「我是医生!」我从未料想到多德会阻止我拯救一个病人--不,确切地说我能拯救两个病人。「可是你看看你自己!」多德大声嚷嚷着,手指不停地挥舞着,「你看看自己的现在的样子,这样下去怎么行?!」我不理他。他从没有干涉过我的事情,更何况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你难道不知道你所要救的人可能是个杀人狂!」多德对于我的无视忍无可忍了。「你住口!」我被他彻底激怒了,「即使他是个该死的人,但我还是不能让他死在我的手里。他到底有没有罪,那是法官和警齤察的事情。」我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愤怒而充血的眼球一定非常恐怖。我从未有如此这般对待过多德。「对不起......」一阵沉默之后,多德似乎清醒了许多,他低声向我道了歉。「我救他,更是为了那活着的人!」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接受了他的道歉,可是却情不自禁地说出了救人的真正缘由。「咦?」多德迷惑了。他顺着我的眼神望向窗外,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太爱他了......」我望着窗外的身影而喃喃自语。「那么我呢?!」突然身体被人从背后紧紧抱住,那紧窒的感觉让我胸口一闷,火热的手掌紧贴着我的胸膛。「你这是干什么,多德?!」我拉扯着如同锁链般锁住我的铁臂,企图挣脱他的桎梏,然而一切全是徒劳。多德用手抓着我的肩膀,让我面对着他。那热切的目光令人刺目,我无意识地躲闪着那炫目的灼热。「我爱你!从我在医学院见到你的那一刻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人不知所措,「既然你能看透裘德·杨眼中对图斯坦特的眷恋,那么我的呢?你难道就不能在我的眼中看到我对你的执着吗?」已经被感情所左右的多德,根本无视我的感觉自顾自地说着。「这几年,我一直在你的身边,就是希望你能正眼看看我,可是你的眼神总是在回避。沙伦,你到底在害怕什么?」紧紧抓着我肩膀的手指宛如要嵌入我的躯体之中,微微地泛着疼,「我知道你是知道我对你的感情,躲避着却又不彻底击碎我对你的幻想,我根本不知道你到底希望我怎么做!」他的声音微微有些哽咽,低垂着的脑袋依靠在我的胸口上,双手依旧紧紧地抓着我的肩膀,似乎害怕我随时消失一般。是的,从医学院到现在的这家医院,多德总是默默地伴随在我身边,无时无刻,就像是我的影子。他的眼神、他的言语都暗示着他对我非同寻常的感情,可是我却始终回避着而又无法彻底与他割舍。我此刻如同刽子手一般一刀一刀地凌迟着多德,折磨着他的灵魂。我是如此的残忍。「对不起......」我企图伸出手指抚弄他那浓密的棕色卷发,可是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内心深处的懦弱让我退缩,同时也蒙蔽住了我的双眼。我在害怕,我在恐惧。「我......失礼了!」似乎过了很久很久,多德才抬起头,双眼红肿着,可是依旧对着我泛起往常那温柔的笑容,好像刚才的林林总总都不曾发生过一样。「我去工作了。」他像往常那样转身离开了我的身旁,离开了休息室,此时我才注意到即使在走出休息室关上木门的那一瞬间他始终泛着微笑--那个属于我的笑容。而我至今才发现--他一直一直都期待着我的回应,即使每一次的失望。「嘭~」白色的木门合上了,可是我却能透过那薄薄的门板透视到那苦涩的微笑--那眼角泛着泪花的笑容。(尾声)那是个深秋的早晨。「真是的!」我嘟囔了一句。裘德·杨坐在凳子上,可是上半身却趴在了床边沉入了梦乡,然而五指却与图斯坦特的手指紧紧地交织在一起。「喂,你也真是的,怎么又在这里睡着了!」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口吻中有些淡淡的斥责。不知道从何时起,杨每次陪着陪着就睡了过去,即使早晨会腰酸背疼,即使早晨会被我狠狠训斥一番,可是他照样我行我素。「沙伦!」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和杨都慢慢熟悉起来,「我只是想多陪陪他!」「真是的,你多陪他,他也是不会醒来的。」我默默嘀咕着,这些话我是绝对不忍心在杨的面前说出来的。图斯坦特依旧沉睡不醒,有时甚至于放弃了希望。「图斯坦特,已经是深秋了。不知道别墅的花园里怎么样了?」杨捧着他毫无知觉的手掌,轻轻地贴在脸颊上,「你还是无法睁开眼睛吗?」那句话顿时让我的心脏猛然一抽,寒意从脚底开始向全身蔓延。「可是我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他另一手抚弄着他额前渐长的碎发,「你答应过我不会丢下我一个人!你答应过我......」声音哽咽,清澈的泪水宛如泉涌般溢出眼眶,顺着眼角向下流淌,在脸颊上留下斑斑泪痕。「杨......」我唤着他。「你假如死了,我即使下地狱也会拉着你的!」眼泪越流越多,似乎他要把内心所压抑的痛苦完完全全释放出来一样,「你死了,我也......」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是我却完全能猜测的到。肩膀无助的颤抖,声声的呜咽宛如冬天的夜空中那一抹银白的弯月--悲凉而又寒冷。「嘟嘟、嘟嘟~」突然心电仪的响声越来越急促,似乎奇迹即将发生。「图斯坦特......」杨发现了什么动静,「沙伦,他、他的......手指在动!」兴奋与狂喜几乎将愁云抛之脑后。「啊?!」我惊奇地发现原本毫无知觉的手指在颤动,虽然微弱却无法忽略。接着,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场最为美妙而又奇异的梦。慌乱的脚步声,来回走动着的人影,在视野中晃动着的白色影像,都像是一场梦,直至......「杨......」虚弱而又清晰的呼唤。昏睡整整三个月的图斯坦特·布莱尔·冯·德罗终于从迷梦中醒了过来。「沙伦!」杨泛着微笑,在远处向我挥舞着手臂,接着我向他跑去。自从图斯坦特醒来已经过了一周。图斯坦特的情况非常的好,尤其是他从其他的大医院请来了最好的恢复医师和教练,所以他的身体康复得很快,而最为重要的是病人强烈的求生本能以及杨无微不至的照顾,对了,忘记提到杨的状况了,他的腿已经完全好了,拐杖也用不着了,只是这段时间内还不能剧烈运动和奔跑。「怎么样?」我问着还坐在轮椅上的图斯坦特。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笑着,然而他那冷绿色的双眸中唯有杨的身影在闪动。「他感觉不错呢!」杨代替他回答道。冷瑟的秋风呼呼地吹着,卷起地上的落叶共同在半空中飞舞。杨推着图斯坦特在花园里走着,他们似乎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即使默默无言的时候,相互的微笑又是最为美好的礼物。「啊,对了。这是多德医生让我交给你的。」杨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白色的信封递到我的手里。「他?」我一听见「多德」这个名字就没来由的窒息,那沉重的信封几乎烫手。「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我暗自想着。自从那次事件之后,他总是躲避着我,即使都是属于外科却很少能够碰头,再加上图斯坦特刚醒之后,那混乱而又忙碌的一周几乎让我无暇顾及他人,也完全让我忽略了多德。「多德医生似乎要离开这里了。」我看着信,杨突然插了一句。我揉捏着手中的信纸,不多会儿就变成了纸团。「不去找他吗?」杨接着说着。「什么?」我迷惑地望着他。「不要在折磨彼此了。」杨唐突地冒出了这句话。「我......」忽然词穷了。我害怕什么呢?害怕长到29岁才发现自己喜欢一个男人?还是害怕家人如何看待自己?杨推着图斯坦特从我身边擦肩而过。我遥望着他们渐渐离我远去的身影。飘在空中的枯叶翩翩起舞,杨纤细的手指交握着图斯坦特的掌心,那和(百度)谐而又温馨的画面令人不忍离开视线。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迎着漫天飘舞了纷纷落叶,我向远处跑去,白色的大褂在风中飞舞。我在奔跑,我在追逐幸福的尾巴。脑海中响起多德信中的言语:「我将乘下午的飞机离开这里......」等着我啊!-全文完-



一次意外的邂逅 我认识了一个小姐 现在我发现 竟然爱上了她 我该怎么办??

放弃



Copyright © 2008-2018